資 訊
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德化資訊 » 社會事業 » 正文

一段鮮為人知的黨史故事:女游擊隊員受村民掩護脫險 27年后重返德化謝恩情

  • 發布日期:2021-06-03
  • 來源:泉州晚報社·泉州通客戶端
  • 作者:東南早報記者陳玲紅 潘登 通訊員鄭新峰\文 陳世哲文/圖
  • 瀏覽次數:19109

“你公公和哥哥之前是冒著生命危險掩護我們的,內心非常感激!今天我還能在革命隊伍里為人民服務有你們一份功勞,非常感謝……有機會我會去看你們的。”這段話是一名老共產黨員史愛珠寫給她的救命恩人——德化縣南斗村的村民葉寶。

史愛珠1917年出生在泉州新門外大房村(今屬鯉城江南),1939年1月加入共產黨。1947年,史愛珠在德化參加游擊斗爭時被國民黨圍剿,危急時刻,葉寶和她的家人不顧自身安危掩護她脫險。新中國成立后,史愛珠被調到上海工作,但她仍念念不忘這段恩情。1974年3月,經過多方打聽,史愛珠和葉寶通上信。1982年,史愛珠踐行諾言回到德化,當面感謝救命之恩。

史愛珠和葉寶(右)的合影

這是一段少為人知的黨史故事,故事的主人公如今都已不在人世。如果當年的攝影師陳世哲沒有去旁觀這場見面,沒有拍下這些照片,可能這段故事就會隨著當事人的離世,落入塵埃。

意外發現40年前的黑白膠卷

一段見證黨史的記憶慢慢打開

已過古稀的陳世哲是泉州著名的攝影家,從事攝影已經40多年,拍的照片數以萬計。去年年底,他在整理自己早年拍的老照片時,意外發現一卷沖完但沒有洗成照片的膠卷。打開膠卷,放在燈光上,清晰可見的畫面將陳世哲的記憶慢慢打開。他有些激動,將膠卷一張張翻拍,轉化成電子版放在電腦上,此時記憶已經拼湊得差不多了。

1982年,史愛珠再到德化,尋訪當年有救命之恩的姐妹葉寶,兩人親密挽手進村。

“那時候我在德化縣文化館負責群眾文化和文學創作工作,應該是1982年的事情。當時的文化館工作人員徐本章跟我說有這么一件事,史愛珠從上海來見葉寶,問我要不要一起去。我一聽就有了判斷,這個事情是值得拍的,所以我去了。”陳世哲回憶,當時其實沒有具體的任務,他聽了徐本章介紹事件的來龍去脈后腦子里就浮現了一些畫面,那是現場必須拍的畫面。到了現場,他又留意了許多實際情況和細節,拍了不少畫面。

翻拍出從未洗出過的老照片,攝影師陳世哲回憶的閘門瞬間打開了。(潘登 攝)

巧的是,當時現場并沒有報道人員隨行采訪、拍照,所以,他的照片成了獨家資料。然而拍完回去后并沒有人找他要照片,陳世哲將膠卷沖完后便一直收著,這卷記錄著真實黨史故事的膠卷就這樣靜靜地躺了40年,像是在聽從某種安排一般。直到今年,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,它重見天日了。

12張照片記錄見面全程

激動之情清晰可感

12張黑白老照片,清晰完整地記錄了時隔35年史愛珠與葉寶再次見面時的激動場面:史愛珠與葉寶雙手緊握,兩人激動之情溢于言表;葉寶煮了幾大碗米粉,每碗米粉上都有個煎蛋招待貴賓;再次踏入當年遇險之地,史愛珠低頭沉思良久;離別時,葉寶站在村口深情眺望,喉頭似乎有千言萬語來不及說……

站在當年躲避過的地窖前,史愛珠沉默良久。

“時間太久了,已經記不清當時兩人說過什么話,但是看照片能想起來。當時葉寶還煎了雞蛋,這在當時的農村應該是很不錯的食物了。”陳世哲介紹,當時史愛珠就是被掩護藏在葉寶家房子后面的一個小地窖里,這種地窖在當時是被用于儲藏地瓜的,今年儲藏的地瓜到明年拿出來還特別新鮮,保鮮功能比現在的冰箱冷藏柜還要好。“當時史愛珠走到這個土洞邊,停留了好一會,我好奇她在做什么,走過去發現她在低頭沉思,像是陷入回憶當中。我就拿起相機拍了下來。”陳世哲回憶,兩人見面的時間不長,史愛珠上午到,吃過午飯不久就離開了。

葉寶煮了一桌加雞蛋的米粉招待史愛珠一行

“看得出來,兩人心里都是有情的,照片里她們只要站在一起,就是手挽著手或者手抓著手。”陳世哲說。下午,史愛珠一行人離開后,葉寶站在村口眺望的樣子,像是在送別自己的親人一般,臉上滿滿的不舍,微張的嘴像有千言萬語,像是想把人喊回來,又像是要哭了……

史愛珠要走了,兩人的手緊緊拉著不舍得松開。

史愛珠來去匆匆,葉寶站在村口久久目送。

見證歷史補充資料

重溫黨群魚水之情

照片中,有一張翻拍自1974年3月史愛珠寫給葉寶的兩封信。

信上說:“這次我去福建探親,碰到毛票同志在福州,我和他談起我們1947年6月在德化打游擊的情況,我托他去打聽你們家里的情況,他非常負責任一去就打聽到你的情況。接到你來信,你回憶當年你公公和你和你哥哥一家對我們的掩護,(讓)我們2個女同志脫險,我心里無時不刻都在想你們家里的(情況)……那天晚上,我們兩人分兩路走。我是你哥哥帶我走你們那個村里……我沿著山這邊走向永春去,我是晚上走白天躲在山里。你公公帶那一個女同志向著仙游方向,這個女同志走到仙游一個地方,就被敵人抓去活活刑死。她一家革命(全)被敵人抓去(死)掉三個人,父母也是為了革命也給反動派抓(去)困死在牢里。”編者注:信紙有重疊部分,看不全,()字眼為編者加。

一九七四年史愛珠寫給葉寶的信,詳細回憶了當年打游擊在葉寶家避難脫險的經過。

信中所提到的毛票是德化縣水口鎮人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曾任中共德化縣委常委、德化縣人民政府副縣長、仙游縣人民政府縣長等職。

根據《泉州黨史》(第一卷)相關資料記載,1947年5月,泉州中心縣委在攻打安海后,為牽制敵人兵力和轉移目標,特組建一支30多人的游擊隊,轉戰安南永地區,創建游擊根據地。5月20日,隊伍到達南安縣金淘鄉深按的石筍與施能鶴、史愛珠、李淑英、王朝陽等會合,討論建立游擊根據地的計劃。期間,史愛珠在碼頭和桂地一帶動員群眾參加游擊隊。

1947年6月底,由三支游擊隊伍會合建立了愛國游擊隊戴云縱隊直屬支隊,毛票任第三中隊長。參加戴云山戰斗時,毛票因熟悉地形在縱隊機關轉移突圍中起了很大作用。7月14日,游擊隊到達德化縣暗林口,又遭到數千國民黨兵的截擊,史愛珠隱蔽在山林里兩天兩夜,槍傷化膿,饑寒交加。她冒險走出山林,在群眾的掩護下回到晉江。

1953年史愛珠調往上海工作,她在信中說,因為早期斗爭和工作多方面原因,“身上病較多”。就在兩人見面后的第4年,1986年10月史愛珠病逝,享年70歲。

翻拍的兩封信成為這段歷史的佐證和補充。如果不是這些照片重見天日,或許這段歷史會隨著當事人的離去而被塵封。

所幸,時間巧妙地安排了一切,不早不晚,就在這建黨百年之際,我們重溫了共產黨人與群眾的這段魚水之情。(東南早報記者陳玲紅 潘登 通訊員鄭新峰\文 陳世哲文/圖)

[憨鼠責編:瓊子]
  • 10
  • 0
微信掃一掃分享給好友!
如本站信息涉及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【 網站客服 】或郵件:3603038351@qq.com,我們第一時間為您進行處理。
 
老熟妇牲交大全视频中文_日本爱爱无码免费视频_九色综合在线视频_欧美色性va在线